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昆明历史 >

元春真的不喜欢林黛玉吗?

21-10-14 来源:老昆明网

很多人认为元春主打金玉良缘,甚至不喜欢黛玉,我以微末见识写一写个人观点。

一、元春的黛玉的交集在林黛玉还未进贾府之前,冷子兴就交代:

政老爹的长女,名元春,现因贤孝才德,选入宫作女史去了。

黛玉未进府,元春已是女史,而薛家也有十年没有进过京城。

在元妃省亲之前,文中一字没提黛玉宝钗见没见过元春,但在省亲当晚,元春却问:薛姨妈、宝钗、黛玉为何不见。

这就透露出一个信息,元春见过这两个表妹。

小说会安排很多暗场情节,不需要写得特别细,元春这么一句话,我们就知道她们以前见过,可能姐妹之间还有交往,曹公就不必在前文里写这么多余的一件事。

王夫人解释说外眷无职,不敢擅入,这是诗书世家的礼仪。

元春的表现是:

贾妃听了,忙命快请。一时薛姨妈等进来,欲行国礼,亦命免过,上前各叙阔别寒温。

一句阔别寒温,就说明她们都见过。

那么是什么时候见过呢?

便是黛玉进贾府之后,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之前。

也就是说,宝钗是晚于黛玉认识元春的。

元春选入凤藻宫那一年,黛玉和宝钗年龄都还比较小,对于小孩子,元春能有什么厌恶之心?对她而言,钗黛都是小妹妹罢了。

二、元春不喜“玉”字省亲当晚,元春把宝玉题的红香绿玉改成怡红快绿。

宝玉写诗的时候,宝钗就站出来指点宝玉元春不喜“玉”字,让宝玉改了。

有人就拿着这个说事,可见元春不喜欢黛玉。

这种逻辑堪称放屁,宝玉的玉难道不是玉了?

元春还讨厌自己的亲弟弟?

凤姐就曾经说过:讨人嫌的很!得了玉的益似的,你也玉,我也玉。

我认为元春不喜欢玉字,凤姐的解释算得上一个理由。

还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宝玉本身。

宝玉一见黛玉就问:可也有玉没有?

可见这句话,宝玉之前就问过。宝玉还自己吐槽: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,单我有,我说没趣,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,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。

所以宝玉肯定在元春和诸多姐妹里提过这个玉,不仅提,还要问别人有没有,然后还要说没意思。

再想一想宝玉小时候的日常,上到贾母,下到丫鬟奴才,天天都是“宝玉”“宝玉”,动不动还会有人问,宝玉的玉呢?那块玉怎样怎样。

搞不好宝玉自己还要上演砸玉,元春会喜欢那个字才怪。

再有就是金玉良缘。

薛姨妈和王夫人说过一句话:金锁是个和尚给的,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。

这句话连黛玉都听到了,元春能不知道?

我认为元春很有可能对这个说法有些反感,否则她为什么要避开“玉”字?

宝玉写了红香绿玉,她就把“玉”字丢了,于是有玉的怡红院,成为没有玉。这一改简直是在宣布:你们都看见了,这里没什么玉。

三、元春端午节赠礼这一节历来解释为元春更喜欢宝钗,有意促成金玉良缘。

关于二宝礼品一样我之前和很多朋友都解读分析,甚至争执过。

宝玉宝钗的礼品是:上等宫扇两柄,红麝香珠二串,凤尾罗二端,芙蓉簟一领。

林姑娘同二姑娘、三姑娘、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。

眼下两种说法,一种认为宝玉和宝钗相同的是凤尾罗与芙蓉簟;一种认为是红麝串。

在数珠儿是否等于红麝香珠上,我们几个人有些争执不下。

还有人指出红麝、凤尾与芙蓉,全都指向黛玉,怎么可能送给宝钗?是王夫人暗中调换。

还有人认为这礼物是宝钗参选失败,元春的安抚。

总之是二宝礼物一样了,所以有心人就往金玉良缘上靠。

其实我倒认为,黛玉和三春东西一样,是元春把黛玉当做她们贾府的自家人。我不认为这一点表示元春不喜欢黛玉,也不认为这点表示元春看好了宝钗做弟媳。

以薛家当时的状况,贾家当时的门第,元春不会看好这门亲事。这对贾府没有太大的裨益,薛姨妈和王夫人还在,两家的关系就一定存在,这时候成亲没什么益处。

我认为宝钗和宝玉东西一样,是元春在表示宝钗和其他女孩子不同。你看她送礼物时,因身份而产生了几个层面,贾母一层、王夫人等一层、宝玉一层、黛玉等一层,李纨凤姐这类外姓媳妇单独一层。

按理说,宝钗就该和黛玉她们是一层的。

宝玉是外男,所以和众姐妹不一样,而宝钗之厚重,与宝玉相同,不像是抬举,反而像疏远。

几乎是向外明说,看见没有,我多么重视这个薛家的姑娘,她的礼品和我亲弟弟的一样,她是我姨妈的女儿,是住在我们贾府的客人。

但王夫人、薛姨妈、宝钗,她们却觉得这像是信号,元春好像支持金玉良缘了!

接着的清虚观打醮就很神奇,很多人就认为这是贾母公开反对金玉良缘,让元春这一赠礼没有下文,王夫人薛姨妈有口难言。

其实仔细看,元春赠礼之后凤姐和贾母状态很特别。清虚观打醮是凤姐撺掇起来的,她很高兴,想去给自己放个假。而贾母也很高兴,表示要一起去。只有王夫人不愿意去,理由两个,身体不舒服,预备元春那里可能有人来。不愿意去的还有宝钗,贾母却要求她和薛姨妈一起去。

看贾母状态,王夫人就笑:还是这么高兴。颇有种我们都胜利在望了,你还有功夫高兴?

但贾母表现却是:心中越发欢喜。

我认为这个欢喜是贾母读懂了元春的意思,祖孙两人心照不宣地来了一手。凤姐这个人精也看出来了,所以想去休假放松。

在张道士提亲的时候,贾母在道士跟前来了句:上回有和尚说了,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,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。

用和尚来回绝道士,贾母真乃神人也。

更神的是贾母后面的话:

你可如今打听着,不管他根基富贵,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,来告诉我。便是那家子穷,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。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。

她竟然说就算穷都无所谓,薛家有钱吧?在一边吧?听见了没?宁愿找穷的也不考虑!

如果元春支持金玉良缘,那么她就会有应对贾母的策略,但是没有。王夫人薛姨妈这边一点动静都没了。王夫人预备元春那里有人来,可能压根就没有人出现。

所以想宝钗那句话:我倒象杨妃,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!

谁是妃子呢?上头穿黄袍的才是妃子啊!

用宝钗的话来反击宝玉,就是:上头穿黄袍的才是妃子,你这会来说我像妃子了?

而真妃子元春可不就是有宝玉这么一个好兄弟吗?

那么宝钗那句话的潜台词应该是:你真是你皇妃姐姐的好兄弟!

你姐姐戏弄我,你也戏弄我,当我是什么?你就应该和那些嬉皮笑脸的姑娘们顽去!

所以元春支持金玉良缘这件事我认为绝不是在这个时期,一定是贾府走上末路,在某种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。而这种不得已造成了宝玉和宝钗的悲剧,特别是宝钗个人的悲剧。

因为元春的描写就这些,后文无从分析,所以只能谈到这里。至于她不喜欢黛玉,我认为是无稽之谈。更喜欢宝钗这种说法我认为也有失偏颇。

以上都是个人观点,一家之言,如有错误请指正。

-------------丸----------------

文:祁门小谢

上一篇: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的简介
下一篇:昆明市五华区城中村地图

新闻爆料

老昆明网 备案号: 滇ICP备2021006107号-242 版权所有:蓁成科技(云南)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
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,不作为商用,版权归属原作者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,我们将立即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