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昆明历史 >

《红楼梦》中薛宝钗对应的是牡丹花,曹雪芹为

21-10-13 来源:老昆明网

你好,我是眉画张敞,很高兴回答您这个问题。

贾府为元春省亲建造的大观园,在省亲以后,分配给宝玉及众女眷居住。

大观园中的居所似乎由众人随意选择,实则包含着曹雪芹刻意的安排,是曹雪芹写作《红楼梦》惯用的手法——象征手法的又一次运用。

这些居所与其主人的性情、志趣、人生态度,甚至命运密切相关,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中让薛宝钗住进“蘅芜苑”,是用来象征薛宝钗的性格和命运的。

一、薛宝钗为什么被喻为牡丹花?1.在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三回中,宝玉过生日,众人在掷花签行酒令时,薛宝钗所掷的花签为“牡丹”,花签上不仅画了一枝牡丹花,而且有“艳冠群芳”四字,并有一句配诗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。

众人看了花签都笑道“巧的很,你也原配牡丹花。”

说明大家都认为薛宝钗与牡丹相似度极高。

2.在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七回,这一回的题目是《滴翠亭杨妃戏彩蝶,埋香冢飞燕泣残红》,这一回中用“杨妃”来称呼薛宝钗。这里的“杨妃”指的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杨贵妃,而杨贵妃曾被唐明皇称为“解语花”(“解语花”即牡丹花)。

又因为杨贵妃在赏牡丹时李白为其作《清平调》三首,在诗中李白把美艳丰满的杨贵妃比作雍容华贵的牡丹。

所以,作者把薛宝钗称作“杨妃”也暗喻薛宝钗如国色天香的牡丹。

从《红楼梦》这两个情节中,我们认为曹雪芹以花喻人,把端庄秀丽、稳重大方、举止娴雅的薛宝钗比作雍容华贵、国色天香的牡丹花。

薛宝钗在外人看来,端庄秀丽、雍容典雅,如同雍容华贵的富贵者之花“牡丹”,可那只是薛宝钗的表象,她的住所才是她心灵和性情的外化,真实的薛宝钗应该如她的住处“蘅芜苑”一样——高洁冷寂。

二、为什么让薛宝钗住“蘅芜苑”?1.用“蘅芜苑”的景象来象征薛宝钗之性情。“蘅芜苑”外围阴森透骨先看蘅芜苑的外围:

“说着已到了花溆的萝港之下,觉得阴森透骨,两滩上衰草残菱,更助秋情。”大观园中其他姑娘的住所到处花团锦簇,有各种家禽鸟雀,充满生机。

寡居的李纨号称如“槁木死灰”,她的往处“稻香村”也很素洁,园内却开着几百株杏花,风景宜人;

薛宝钗的“蘅芜苑”,连寡居的李纨住处都远远不如。

蘅芜苑外是蓑草残菱,让人觉得“阴森透骨”,环境之凄清萧索可见一斑。

曹雪芹以物喻人,这种景色正是宝钗性情的写照。

“蘅芜苑”内如同冷寂山崖再往苑内走,看看景色如何:

因而步入门时,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,四面群绕各式石块,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,而且一株花木也无。只见许多异草:或有牵藤的,或有引蔓的,或垂山巅,或穿石隙,甚至垂檐绕柱,萦砌盘阶;或如翠带飘飘,或如金绳盘屈,或实若丹砂,或花如金桂,味芬气馥,非花香之可比。进门后迎面竟然是插天的山石,不管这山石如何玲珑,终究给人压抑、冷硬之感。

苑内没有各种花树,只是一些藤蔓芳草。这些藤蔓垂檐绕柱、参差披拂,隐隐有遮天蔽日之势。

在中国的“阴阳五行”学说中,石、藤均为阴气浓重之物,院内不可多置。曹雪芹知识庞杂,不会不知。

就算不说什么“阴阳五行”,如果藤蔓缠绕,垂檐绕柱,院内光线和温度定然会受到影响,不够明快温暖,给人阴冷压抑之感。

入门大石,院内藤萝缠绕,这“蘅芜苑”宛如一座山中洞府,冷寂萧索,正如这里主人的性情。

住室内如同“雪洞”般简素再往里走,看看薛宝钗的住室:

及进了房屋,雪洞一般,一色玩器全无,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,并两部书,茶奁茶杯而已。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,衾褥也十分朴素。屋里的陈设简单朴素,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:简、素、净。

这种布置不仅贾母看不下去,说如果你们这样,我们老太太就得住马圈了,就连农村来的老太太刘姥姥面对此情此景也无话可说。

整个房间作者形容就是“雪洞一般”,这个“雪洞”,既谐薛宝钗之“薛”,也喻宝钗之“冷”。

居处正如薛宝钗之“冷情”薛宝钗被誉为牡丹花,其所掷的花签的配诗是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。

薛宝钗之“薛”谐音是“雪”,其判词有“金簪雪里埋”之谓,所以“冷”是曹雪芹赋予薛宝钗的一个重要特征。

薛宝钗具有超强的自控力,处世冷静世故 ,“冷情”是其处世哲学的核心。

她能在金钏跳井自杀后冷静地宽慰王夫人:金钏是个糊涂人,死不足惜;在哥哥为得到香菱,打死了人的情况下,其并无劝说和责怪,只是举家搬迁;她能在黛玉怼她的情况下,既无怒色,也不反击;她能把自己的新衣给死去的丫鬟金钏入殓。

薛宝钗为何养成如此“冷情”的性格?

薛宝钗出身皇商家庭,父亲去世很早,因为哥哥薛蟠不争气,薛宝钗只好早早分担家庭的责任。她知道商场的尔虞我诈,也知道家庭衰败后的人情冷暖,所以她也用“冷”来对待周围的人和事,置身事外,远离是非,遇事冷静淡定,藏愚守拙。

薛宝钗所住的蘅芜苑的景象正是薛宝钗“冷情”的写照和反映。

总之,薛宝钗所住蘅芜苑之景象,处处冷寂素淡,这也正像薛宝钗的性情——沉稳世故,冷静寡淡。

2.用“蘅芜苑”的景象来象征薛宝钗之高洁。山中高士在《红楼梦》中薛宝钗的判词有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之谓。此处的“雪”既谐宝钗之姓,又喻宝钗之冷,而“山中高士”正是对宝钗高洁品格的赞誉。

薛宝钗所居之蘅芜苑,门外萧索冷清,阴森透骨,如同荒野;进门一座大山石,挡住房舍,把院落遮挡得犹如一座山洞;院内藤蔓缠绕,芳草丛生,又如山中密境,作者正是以此来衬托宝钗犹如“山中隐士”。

香草美人院中所植“蘅芜”、“蘅芷”之类,正是中国所谓之“香草”。

在屈原的《离骚》、《天问》中,“香草美人”正是品行高洁人士的象征,如:

“纫秋兰以为佩”、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。宝钗居于这个种满香草的环境之中,正是曹雪芹刻意为之的“香草美人”的搭配,以此来表达作者对宝钗高洁品格的赞誉。

室有幽兰香草之所以为香草,就是因为它具有芬芳的气味,这种香味不比花香浓烈,但更加清雅及隽永。

我们通过两段文字来看蘅芜苑中的香味。

贾政因见两边俱是超手游廊,便顺着游廊步入。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,四面出廊,绿窗油壁,更比前几处清雅不同。贾政叹道:“此轩中煮茶操琴,亦不必再焚香矣。贾母忙命拢岸,顺着云步石梯上去,一同进了蘅芜苑,只觉异香扑鼻。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,都结了实,似珊瑚豆子一般,累垂可爱。薛姨妈曾说,薛宝钗古怪,不喜欢花儿粉儿。

薛宝钗的衣服也不熏香,说有烟熏火燎味。

“青山公子骨,香草美人魂。”

可见,宝钗更喜欢天然的、素雅的香味,这香味正是蘅芜苑中藤萝、香草之香。

“室有幽兰不炷香。”

这两处对蘅芜苑的描写,均写了其清雅的香味,这正如宝钗之品格,如同“室有幽兰,不必炷香”,宝钗正如蘅芜苑中的一株幽兰,散发出恒久而雅致的香味。

3.用“蘅芜苑”的景象来象征薛宝钗之命运。喻宝钗之品行——初见无味,久则有趣。贾政带清客们参观大观园,来到了蘅芜苑:

便见一所清凉瓦舍,一色水磨砖墙,清瓦花堵。那大主山所分之脉,皆穿墙而过。贾政道:“此处这所房子,无味的很。”待看到满园藤萝香草、环境清雅时:

贾政不禁笑道:“有趣!只是不大认识。”有的说:“是薜荔藤萝。”贾政道:“薜荔藤萝不得如此异香。”一个“无味”,一个“有趣”,正如宝钗之品行:

初见宝钗“事不关已不开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”,藏愚守拙,很是无味;

相处久了,才知她品行高洁、行事沉稳、善解人意、品行端方,最是“有趣”。

喻宝钗之爱情——“恨无缘”“蘅芜苑”,谐音“恨无缘”,这正如宝钗的爱情。

道是“无缘”,却最终达成金玉姻缘,与宝玉成婚;

道是“有缘”,却落得个宝玉悬崖撒手,出家为僧,自己独守空房,凄凉终老。

所以,一个“恨”字,表达出无尽的遗憾、惆怅与绝望。

喻宝钗之悲哀——攀附藤萝芳草虽好,但藤萝自身不能直立,需要攀岩附树;

芳草虽好,但大多不喜强光,多生于幽涧、深谷、树下。

薛家日益颓败,又是商贾出身,受人轻视。

无奈之下,薛家才来攀附贾家,长期赖在贾府不走,寄人篱下,忍受他人的白眼与奚落。

而宝钗就是这根攀附的藤条,希望攀上贾府这个高枝,挽救薛家之颓势。

宝钗生性空无,只做应该做之事,所以为了母亲和家族,才有此无奈之举,虽最终成就金玉之缘,但独守空房,孤苦终老,想来也是悲哀。

喻宝钗之结局——凄凉宝钗一个年轻女子,住所没有似锦繁花,没有禽鸟争鸣,了无生机,而多山石、藤蔓、幽草这等阴冷之物,凄寂冷清;

宝钗的住室如雪洞,冰冷简素,这些都正如宝钗的心境与性情,也象征着宝钗冷落、凄凉的悲惨结局。

总之,曹雪芹把薛宝钗安排住进“蘅芜苑”,是象征手法的又一次运用,既象征宝钗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之高洁冷情,又象征宝钗攀附贾府、独守空房、老境凄凉之悲惨结局。

上一篇:蘅芷清芬的读音?
下一篇:云南震庄迎宾馆 昆明怎么样

新闻爆料

老昆明网 备案号: 滇ICP备2021006107号-242 版权所有:蓁成科技(云南)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
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,不作为商用,版权归属原作者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,我们将立即删除。